• <tr id='z9f3r'><strong id='z9f3r'></strong><small id='z9f3r'></small><button id='z9f3r'></button><li id='z9f3r'><noscript id='z9f3r'><big id='z9f3r'></big><dt id='z9f3r'></dt></noscript></li></tr><ol id='z9f3r'><table id='z9f3r'><blockquote id='z9f3r'><tbody id='z9f3r'></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z9f3r'></u><kbd id='z9f3r'><kbd id='z9f3r'></kbd></kbd>
  • <acronym id='z9f3r'><em id='z9f3r'></em><td id='z9f3r'><div id='z9f3r'></div></td></acronym><address id='z9f3r'><big id='z9f3r'><big id='z9f3r'></big><legend id='z9f3r'></legend></big></address>

    <dl id='z9f3r'></dl>
    <i id='z9f3r'></i>

      <fieldset id='z9f3r'></fieldset>

      1. <span id='z9f3r'></span>

          <i id='z9f3r'><div id='z9f3r'><ins id='z9f3r'></ins></div></i>
          <ins id='z9f3r'></ins>

          <code id='z9f3r'><strong id='z9f3r'></strong></code>

            恐怖控心術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性大片免费观看视频_性感蕾丝内衣_性感图片大全大图高清

            1.異常
                我叫周月,大學畢生後遇到現在的男友杜然。杜然在一傢外企工作,收入不菲。在他的要求下,我沒有出去找工作,而是留在傢裡專門照顧他,做起瞭一名“全職女友”。
                我們沒有結婚,原因是我的傢人不同意我們在一起。現在的我,已經不願再去回想那段不愉快的經歷。我決然地搬來和杜然住在瞭一起,幾乎已經忘記瞭傢人的模樣。
                我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這麼愛這個男人,我不喜歡出門,不喜歡逛街,不喜歡交友,每天要做的事,就是呆在傢裡等他。
                而他也深愛著我,他會親手做飯給我吃,菜是他每天下班順道買回來的。有時,他還會給我送首飾、化妝品和新衣服之類的東西。
                我曾經以為,我會這樣被他寵著幸福地過一輩子。可是最近,我發現杜然變得有些異常。他回傢比以前要晚r,行蹤顯得有些神秘,似乎有什麼事瞞著我,對我的態度也有些敷衍,今晚又是這樣。我決定問問他。
                “杜然,你最近怎麼瞭?每天都晚回一個多小時。”
                他定定地看著我,好一會兒,終於說:“周月,我發現最近有人在跟蹤我,好像是……你哥哥。”
                我一下子緊張起來:“他是不是發現瞭什麼?”
                “我不知道,我沒和他正面接觸,怕露出破綻,於是故意在路上跟他兜圈子,想辦法甩開他!他應該……沒發現咱們的住處。”
                盡管如此,我的心頭仍然掠過一絲不安。我隱隱覺得,我平靜的生活可能會因此而改變。
                夜深瞭,杜然已經睡去,可我睡意全無。我摸索著,從枕頭底下又拿出那張照片,懷著一種異樣的心情看著。照片裡,一個妙齡女子滿身血污靠在浴缸中,她歪著腦袋,披散著頭發,兩眼呆滯地望著鏡頭,那樣子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
                那個人是我。半年來,這張照片一直在提醒我一件事——我已經是個死人瞭。
                2.死亡
                半年前,在我住進杜然的房子後,為瞭讓傢人徹底斷絕找我的想法,我和杜然導演瞭一場假死的戲。我偽裝在浴缸割腕自殺,並通過手機拍下照片,和事先拍好的遺書的照片,一同發佈到網絡上。
                當然,這都是杜然的主意。我的父母遠在千裡之外,但我哥周宏恰巧在益陽一傢制藥廠工作,因此,照顧比他小五歲的妹妹,成瞭他的責任。
                他時不時來學校看我。他很不喜歡杜然,所以,我大學一畢業,他就把我接到瞭他所住的吉祥小區。我知道,他是不放心我,想把我看管起來。
                “你不見瞭,你哥第一個懷疑的人,肯定是我。”來到杜然傢的第一天,他摟著因為緊張而瑟瑟發抖的我說,“周月,我要我們永遠在一起。”
                然後,我們有瞭上面那個主意。
                後面的事出乎意料的順利。我哥很快報瞭警,我在電視卜看到瞭自己失蹤並“自殺身亡”的消息。我哥、警察以及我的朋友在找我一段時間毫無結果後,逐漸放棄瞭行動。我的生活歸於平靜。
                那段時間,我一次也不敢出門,以至於後來越來越不願意出門。
                因為,在大傢心目中,我已是個“死人”。我像是進入瞭一個死胡同,被死亡的陰影籠罩著,再也走不出來瞭。
                “周月,有時想想挺對不住你的,這樣的身份對你不公平。我會想個辦法,讓你重獲新生。”幾天前,杜然對我說。
                夜很靜,淡淡的月光透過窗欞灑進來。我收回思緒,把照片放回原處,披衣輕輕下瞭地,走向那扇窗,打算透透氣。
                這扇窗平時很少打開,我推瞭幾下才打開。借著月光,我突然看到一個人影在外而徘徊。我一下想起瞭杜然的話,正要關窗,那個人已經沖瞭過來!
                那是一個陌生的女子,她的臉清秀中透著憔悴,被披散的頭發半遮著,顯得楚楚可憐。但她的眼神有些怪異,偏執裡透著瘋狂。
                “……不要,不要扔下我!你說過不會扔下我的,對不對……”她沖我大叫著,同時伸長枯竹似的手,在空中不停地抓撓。
                我嚇得尖叫一聲,同時向後倒退。杜然被驚醒瞭,他跳下床,沖瞭上來,一把關上瞭窗戶。
                “她怎麼瞭?看樣子像個瘋子啊!”我驚惶地說。
                “嗯。我聽人說起過這個女人,據說是被老公甩瞭,後來變瘋的……”杜然一臉復雜的表情,“周月,或許,我們該搬傢瞭。”

             

            猜你喜欢

            醫學院的第三實驗室

            醫學院第三實驗室有一個禁忌:進入實驗室需刷門禁卡,若卡響一聲,請進;若卡響兩聲,千萬不要進。因為,響兩聲時說明有什麼東西就在你的身後,等著跟你一起進實驗室。新入學的同學們被告知

            2020-06-14

            墓碑上的照片

            滿眼都是漫無邊際的荒山野嶺和樹木叢林,奔馳在其中的卻是兩個夜行客,看他們橫沖直撞的樣子,肯定是迷路瞭。也不知是跑瞭多久,反正雙腿已經是酸脹的不行瞭,其中一人拿出瞭兩支香煙,遞瞭

            2020-06-14

            忠魂

            梅花村是個有相當年代的老村落瞭,在抗日年代出過很多為新中國而犧牲的老紅軍戰士。離村子的不遠處就有一片抗日志士的墳地。梅花村每到瞭夜裡的時候總是會想起軍號聲和喊殺聲,村民們因此到

            2020-06-14

            賓館202號房

            “還有著一條啊,住賓館的時候,一定要避免住靠邊的房間,因為……”“哎呀,好啦好啦,我記住瞭。”這一邊

            2020-06-14

            六九村怪談

            六九村原本是一個平靜而安逸的小村莊,村子裡隻有零零星星的幾戶人傢,可是在這個村莊不遠處的一片槐樹林裡卻曾經發生過一起恐怖的靈異事件。六九村雖是當地人認為的一個很不起眼的小村莊,

            2020-06-14